• 我的阅读史与阅读偏见

        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一个人的心灵成长史,一个人的阅读史可以折射一个时代。#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我的小学和中学时代是在东北山村度过的。小学23年级时,读过林汉达编写的《春秋故事》、《战国故事》,《太平军痛打洋枪队》(作者记不清了)、民国时期出版的《中国近代史》(作者也记不清了);欧阳山的小说《三家巷》、《苦斗》等。村里能找到的就是这些书,与其说喜欢这些书,莫如说喜欢读书。这些书奠定了我的历史知识和文学兴趣。


     【案例1


     《春秋故事》、《战国故事》,《太平军痛打洋枪队》是父亲从生产大队会计家给我借的。


     【案例2


     我8岁就当“凸尾巴驴”——拉磨;家里穷得连磨也没有,只好到乡亲家拉磨。有磨的一家和有书的一家住对面屋(共用一个厨房),我于是在N次拉磨的休息时间断断续续读完了《三家巷》、《苦斗》。


     【案例3


      父亲读《中国近代史》,我趁他不在时,N次读完了这本书。听见父亲夜里归来的脚步声,慌忙蒙头,佯做熟睡状。据说古代有个学者为了引诱孩子读书,一见孩子进书房便慌忙把书藏起,孩子不知是计,就偷读。结果后来孩子成了大学者,传为佳话。可我肯定地说,父亲没有设计,我也未成大器。


      偏见一:


      1.“书非借不能读也”(见清代学者袁枚《黄生借书说》)。


        2.书非偷读无味也(本人卓见,“卓见”为“拙见”之笔误)。


      题外话:《中国近代史》是民国时期出版,竖排版,繁体字。当时我小学2年级,别说繁体字,就是简体字也认不全。认不全就根据上下文猜。看来不仅阅读要靠“语言环境”,识字也靠“语言环境”。不识繁体字,就凭借简体字拆读,如“産”-“产”、“黨”-“党”。看来汉字简化规律孩子在阅读实践中自己就能摸索到。使用繁体字是不规范的,可是不认得繁体字是谁的“规范”?只有当了学者才有资格认识繁体字吗?


     小学3年级下学期直到1977年考大学前,正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期。这期间允许读的恐怕只有鲁迅。我读了鲁迅的全部小说、散文、散文诗,杂文集《伪自由书》、《且介亭杂文》、《准风月谈》、《花边文学》等,书信集《两地书》以及大部分诗歌作品。还读了前苏联尼·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我景仰鲁迅的批判精神和保尔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文革”后期,是“批林(彪)批孔(丘)”运动,当时的有“宋江是个投降派”、“要把《红楼梦》当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来读”的“最高指示”。借“批林批孔”运动的光,我读完了中国四大古典名著。此外,“知识青年”下乡,充当了文化传播者的角色,借下乡“知识青年”的光,我读了一些“黄书”,如丁玲的《莎菲女士日记》、巴金的《家》和爱情三部曲《雾》、《雨》、《电》等,这些作品的个性解放意识引起了我的强烈共鸣。生活在经济贫困、精神饥渴的年代,却能读到这样的书还不幸运吗?苦难是一种财富,我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不敢说我是一个受苦受难者,但我可以肯定地说,我拥有苦难的财富,这种财富不仅是物质生活上的,也包括精神生活上的,有我亲身经历的苦难,也有前人经历的苦难。


     【案例4


      中学数学课我把书打开立在书桌上,里面是《钢铁是怎样练成的》,外面是数学课本,被老师逮了个正着。不是不喜欢数学(我是数学科代表),是名著的吸引力太大了。


     【案例5


     学生到生产队“支农”。休息的时候,一本《三国演义》在地头和老乡的炕头上传阅,传不过来,先看的就边插秧,边讲给同学听。于是听众紧跟,一派“趋之若骛”的景象,疲劳感顿无,大大提高了劳动效率。


     偏见二:


      1.在禁书年代一个中学生的“阅读积累”还算说得过去;今天的中学生读了多少书?是他们不想读吗?


      2.我为什么那么喜欢读书?因为精神饥渴;当代中学生精神不饥渴吗?


      3.当年那些述说人生苦难、充满理性思考的书,慰藉了我的痛苦心灵,一再向我呼唤人生的希望;当代中学生在读什么书?


      4.当年的阅读构建了我的精神家园,打下了“精神的底子”(钱理群先生语);当代中学生的精神家园是怎样的?


     5.阅读对于一个人的成长很重要;对于一个民族的长远发展是不是也很重要呢?


     可以肯定的说,当年的我是一个特例。但这个特例至少可以说明有比课本和教学方法更重要的东西。


     顺便说几句题外话。200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821日,从香港凤凰电视台的“大家谈”节目中看到中山大学哲学系一位教授在中国传媒大学的讲座,题目是“反法西斯战争与德国法西斯的历史教训”,其中提到一点:当年德国法西斯统治的特征之一是国家统治社会公共生活和私人生活。现场有学生问他,讨论德国法西斯历史教训的现实意义是什么,能否用一句话概括?他说,要做一个理性公民,这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至关紧要。再回到这篇杂谈的话题,读书不仅是一种文化装饰,更重要的是获得理性。做为当代青年公民,没有亲身经历精神专制的疯狂年代,但理性的一代公民却可以规避这种不幸的经历,国家和民族可以避免重蹈覆辙。杞人无事忧天倾,或许还是有点忧患意识好吧?


    2005-9-2


    原载《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05年第11

    时间:2010-07-15  热度:942℃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5 个评论

    1. 回复
      逆风飞扬

      赞成您的说法,“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一个人的心灵成长史,一个人的阅读史可以折射一个时代。”读书的经历,生活艰苦,物质有限,心灵却是充盈的。[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逆风飞扬——好名字!书籍是精神营养。[/quote]

    2. 回复
      吴同和

      先生的阅读史折射了历史,折射了时代;先生的“阅读偏见”反映了鲜明个性和灼见真知。真佩服!我痴长先生许多年,阅读史似稍长一些,但“阅读偏见”实在整不出来啊![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同和兄过谦了,感谢鼓励!人生本身就是无字之书,未必说出来才好。兄长阅历丰富,还望不吝赐教。仁兄有虚怀,可谓清士,令我敬慕![/quote]

    3. 回复
      天山明月

      一个人所说的并不能代表他所做的。有的人说的和做的完全两样。中国人要尊重自己,更要尊重自己国家悠久灿烂的文化。
      黄河就是中国文化,千万不要让黄河永远断流下去了。这样你就会成为民族文化的罪人。[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天山明月先生此论缘何而发?亦不明所指,抱歉。[/quote]

    4. 回复
      初凤平

      “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一个人的心灵成长史,一个人的阅读史可以折射一个时代。”王教授您好,这句话我借用了。嘻嘻 。祝好!
      [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凤平您好!能被借用是荣幸,哈哈![/quote]

    5. 回复
      沈洪友

      “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一个人的心灵成长史,一个人的阅读史可以折射一个时代。”
      “要做一个理性公民,这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至关紧要。”
      至理名言.鞭辟入里.振聋发聩.
      鹏伟先生的深度议论,值得每一位教育人认真思索.
      把一个重大的历史命题,浓缩于个人的阅读史中,而又命之以”偏见”,有趣,有识,有理,有效.好![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欢迎洪友光临!多谢鼓励![/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