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届“中语杯”课堂教学大赛现场评课实录

    全国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举办的“第二届‘中语杯’课堂教学大赛”,71922日在连云港举行。#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赛会分为初中组和高中组,分别在2个会场进行;各有16名选手参赛,分为4个竞赛单元(每半天为1个单元),每个单元由1位评委点评,然后分别由各组评委会主任做总评。现将本人在高中组闭幕式上所作的总评实录如下,与同仁交流。


    先做几点说明:


    1.           本次竞赛分为4个单元,已经分别由韩雪萍老师、史绍典老师、黄厚江老师、朱芒芒老师4位评委做了具体而精辟的点评,我的总评可谓“狗尾续貂”。谈几点共性问题,仅供参考。


    2.           对参赛教师来说,能登上“中语杯”这个讲台,本身就意味着“你是优秀的”。


    3.           竞赛的目的不在于给选手分等级,而在于观摩交流,探讨问题,引发思考。问题的价值不取决于选手的竞赛结果,而在于引发思考。相对而言,有的课获得了好评,有的课不如人意,但在引发思考方面,也许是等值的。


    4.           本人在探讨某个问题时自然要涉及具体课例,但一孔之见并不影响对这节课的整体评价(竞赛成绩已经统计完毕)。再者,既然目的在于探讨问题,改进教学,就要多谈一点商榷意见,也希望得到参赛教师的谅解。


     


    教学竞赛呈现的良好趋势:


    1.课程理念方面。重视学生的阅读体验与学习者的本体地位。多数教师在学生阅读理解的基础上启发、点拨;注意倾听学生对文本的多元解读。这里要说明一下,“对话”不是“问答”,而是一种指向倾听的课程文化。正如日本学者佐藤学所说:教师要善于从学生含混不清的表述中,倾听出其思维过程,发现其结症所在。“倾听”是“启发”的前提,也是一种教学风度。


    2.教学目标与教学途径方面。依据文字解读文本,即披文入情,析文入理。这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征(在学科分类上,语文课程是形式学科,而非内容学科),也是语文教学教学的基本途径。但新课程实施以来,语文教学游离文本的现象渐成风气(意在体现“人文性”,其实是对“人文性”的误解)。本次活动普遍表现出对文本语意的回归,是对上述风气的匡正。这表明,语文教学的原点正在逐渐明晰。


    3.教学风格各异,体现出教学的个性特征。有的联类而及,旁征博引,拓展了教学空间,如《将进酒》(李白)一课。不足之处是教学节奏跳荡,问题指向不明。有的追问思索,不枝不蔓,如《老王》(杨绛)一课,这篇课文学生已经学过,参赛教师临时改为“重读”,抓住“那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不幸者的愧怍”一句,理解作者的心路历程,教学思路清晰。需要商榷的是,车夫的心事有待深入理解,不然“我”的愧怍由何而来?这是前提。


    问题商榷:


    1.诵读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参赛教师选篇基本是诗歌和短篇散文。一首百字左右的古诗,学生不能当堂背诵;一篇三四百字的古文,学生甚至来不及看注释。古诗文尚且如此,语体文自不待言。至于默读更为难得,没有默读怎么思考?没有“阅读”何来“解读”?“解读”文本比“阅读”文本还重要吗?阅读教学的底线在哪里?


    2.几乎所有教师都做了示范朗读,并且是背诵,声情并茂(为什么学生连默读的机会都很少?)。如果说好的朗读是一件体面的事情,那么,写一笔好字是不是一件体面的事情?北京二十七中的戚峰老师(讲《兰亭集序》)在讲台上挥毫,显得很“嚣张”,我们期待有更多的教师能表现出这种“嚣张”!


    3.语文穿上了华丽的衣裳。村姑进城穿着缀满亮片的衣裳,华丽的亮片遮蔽了天然质朴的面容。例如,所有教师的示范朗读都配乐,即使是演员的歌唱表演也是以清唱见功底的。有的甚至在学生朗读时也配乐,学生的朗读与音乐不合拍,教师说学生的节奏不对。从教学的角度看,学生按照自己的节奏朗读,是学生的节奏不对,还是音乐的节奏不对?几乎所有的PPT字号过小,后排学生看不清楚,制作时是否从学生的角度考虑观看效果?媒体手段的运用需要斟酌,例如《四点零八分的北京》教师讲得较好,知识青年下乡的时代背景交代几句就可以了,可是播放有关“文革”的幻灯片,讲解时代背景用去至少8分钟。不仅如此,媒体手段进而影响到教学设计,例如《林黛玉进贾府》一课,首先播放新旧两种版本的《红楼梦》电视剧视频片段,由此切入,讨论哪个版本的电视片段更接近原作。这个创意是新颖的,但它转移了教学视线。不仅媒体手段运用失当,教学设计的点缀也成蛇足,例如讲《短文三篇》(人教版课文)中的《热爱生命》(蒙田),横生枝节,插入两篇短文《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信条》,前者阅读不到2分钟,匆匆而过;后者更是与生命主题无关。


    4.繁杂的内容挤占了有效教学空间。《情真意切释猜疑》(薛宝钗看望病中林黛玉片段),课一开始,首先引入对薛蟠的评价,用意何在?讲陶渊明《归园田居》,引入陶渊明的《五柳先生传》《归去来辞》《乞食》,匆匆一瞥,学生连“一知半解”都不可能;“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羁鸟”“ 池鱼”本是归隐起因,却未作深究。这里有必要借鉴简约主义的主张。简约主义来自西方建筑领域,后来影响到西方现代音乐、绘画、文学领域,成为西方现代主义的一种思想方法。简约主义的原则是“减少、减少、再减少”,即用最经济的手段获得最大的建筑空间和最好的色彩与光线效果。(法国建筑师保罗·安德鲁【Paul Andreu】设计的中国国家大剧院,瑞士设计师赫尔佐格和德梅隆组合【Herzog & de Meuron】设计的北京奥运体育场鸟巢便是我们熟知的代表作)。语文教学可曾考虑用最“经济“的手段获得空间?仅就这一点而言,姜绪波老师讲《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辛弃疾)竟然采用串讲方式,让学生看注释,了解典故,这在当下可以视为一种“勇敢”。


    5.在文本内容和形式之间,语文取舍什么?(我不赞同用“工具性”和“人文性”这样的话语来诠释)《我为什么而活着》(罗素)一课,定位于:读一篇美文,识一位伟人。课文中提到三种激情:渴望爱情、寻求知识、对苦难的同情心。课上提问罗素的激情源于什么?就是这一步之差,超出了文本,无字可寻。于是引入《罗素自传》及相关生平资料,这就为下面的讨论奠定了基础:“你为什么而活着?”——这是个好问题,可它不是语文问题。由此想到2007年人教社珠海新教材实验研讨会上一位教师讲《信条》(富尔格姆)一课,半节课的时间里,学生讲述自己的“信条”。这样的课是语文课还是思想品德课?


    6.教学内容的确定:教学指向写了什么,还是指向怎样写?阅读教学依次有三个层面:写了什么?怎样写的?为什么这样写?从小学一年级开始,语文教学就注重写了什么。写了什么固然是基础层面,但教学内容的确定却不应该停滞在这个层面,高中阶段尤其如此。例如《雨巷》一文,我在公开课上听过多次,都在讨论诗中的姑娘是怎样一个形象,其实这是无疑之问,诗歌开篇就说是一个“结着愁怨的姑娘”。问题在于,如何来写“愁怨”—“丁香”是诗歌的意象,“雨巷”是诗歌的意境。诗人把心仪的姑娘置于濛濛细雨之中,幽深的巷口里面,飘然而过。姑娘如期而至了吗?没有,这是就作者所渲染的“寂寥雨巷”中的“惆怅”。这样的解读未必深刻,但至少比姑娘是怎样的一个形象切近教学诉求。


    7.教学生成:谁牵引教学走向?不能一概而论,取决于教学生成过程和问题价值。例如《赞美》(穆旦)一课,教师很放得开,读过课文之后,先让学生上黑板学出阅读心得,可以是一个短语,也可以是一个词。学生的板书有:把爱献给苦难的土地;对民族崛起的自豪、赞美;勤劳、善良、忍耐力……等等,农夫的意象却渐去渐远。接下来就逐个让学生述说自己的上述评论,直到这节课结束。教师本应引导学生回到文本阅读,有关问题可以在复读原文的过程中迎刃而解。新课程实施以来,一再强调教师不能牵着学生的鼻子走,这是对的;但也不能由学生牵着教师的鼻子走吧?


    8.多元解读与曲解。新课程提倡的教学民主不等于教师妥协。例如《囚绿记》(陆蠡),其实我就是灰暗都市的被囚禁的常春藤。原文的信息是:“我要借绿色来比喻葱茏的爱和幸福,我要借绿色来比喻猗郁的年华。”学生的观点有:常春藤象征了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了抗战的希望;象征了中国人……等等,有的学生反诘道:如果说常春藤象征了中国,那么,日寇侵华是不是因为喜欢中国?这个归谬是合乎逻辑的。教师说,同学们做出了多元解读。其实前者不是多元解读,而是误读(这种误读当然不能责怪孩子,有其深层的社会原因)。教师的阅读体验是教学预设的重要依据,教师的阅读体验哪里去了?教师与学生任何一方的失声都不能称之为“民主”。

        到此结束。谢谢各位!

    时间:2010-08-02  热度:2278℃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4 个评论

    1. 回复
      吴春来

      好盼望自己有机会能在这样的课堂上课,能听到王老师的指点。
      问好王老师,遥祝夏安。[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哈哈,春来好,看花容易绣花难,还是看讲课好。这次会上见到了王春;家下来到大连又遇到了小丁,也盼望有机会见到您。[/quote]

    2. 回复
      fenglong88

      王老师的点评实在是精辟,高屋建瓴!戚峰老师让学生用三分钟当场背诵课文,做法实为大胆。《赞美》的老师朗读得真不错,又沉稳。有一点疑问,《囚绿记》的象征意义,一般教参上都认为绿象征了当时的中华民族或中国人民,王老师为什么说这是误读呢?[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小丫你好!说评课实我能做到-性格使然吧,“高屋建瓴”岂敢当?谢谢鼓励!“教参”当然可以参考,但首要的是自己读出了什么。学生没有看“教参”,除了那个提出异议的学生(显得很“一类”,引起全场哄堂大笑—我理解是善意的笑),其他学生么都会和“教参”的说法完全一样呢?值得深思。[/quote]

    3. 回复
      fenglong88

      1、有一些问题,反映了有些教师根本不能理解语文教学本身的要求。大多数人恐怕把这种大赛变成“个人秀(show)”了。
      2、不同意您说的“雨巷”是意境的说法,雨巷是情景,但从雨巷的特征而言只是唤醒作者情意的外部因素,尚构不成“意”的抒发。
      3、关于《囚绿记》的解读,愚以为您的解读并不正确。您只抓住了局部的抒情的句子,而没有从全篇的内容进行考虑。[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fengliong老师您好!欢迎光临,感谢您提出商榷意见![/quote]

    4. 回复
      张占营

      王老师评课,很精彩。有理论,有示例。有优点,有弱点。读了,很受启发。从评课中,见王老师为人之实在。我也参加了那次会议。今天读王老师的评课,很坦诚,上得好的受鼓励,有点问题的引发思考,谁不感谢?[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占营先生过奖了。一孔之见未必对,供同仁参考吧。评课是一面之词,把评课实录放在这里也是想听听讲课老师本人的意见,他们没有当场表达自己意见的机会(时间很紧),有失公平。[/quote]

    5. 回复
      丁卫军

      大连的相聚,铭记于心。再读王老师,获益多多。先生的提醒,其实更多的是呼喊“语文”本位的回归。[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小丁你好,大连幸会,喜出望外。我很赞同你践行的“简约语文”,希望有机会交流。[/quote]

    6. 回复

      这样的评课,真正是实在!谢谢分享![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哈哈,带路梅花很有诗意的名字。感谢光临![/quote]

    7. 回复
      初凤平

      今天拜读您的评课大作,深有体会,得到许多教益。您提出的许多问题值得进一步探讨。问好![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初老师您好,欢迎光临!有些问题一线教师做起来是很难的,是大环境问题;但还是要尽力而为,甚至”知其不可为而为之”。[/quote]

    8. 回复
      小丫

      王老师您好!就您的“教参”说,小丫想斗胆说两句。如果没有学生和教参的说法相似或一样,那教参的意义是不是就值得怀疑了。教参的观点不是应该取决于大多数人的想法,为大多数人接受的吗?如果没有学生和教参的观点一致,那是不是更值得深思呢?

    9. 回复
      小丫

      王老师您好!关于您的“教参”说,小丫想斗胆说几句。教参展示的观点一般都是大多数阅读者能想到的或认同的观点,如果没有学生和教参的观点一致,那是不是更值得深思呢?那我们的教育把学生的思维方式已经教育得偏离到哪儿去了呢?[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小丫您好!很欣赏您的求是精神。
      我不知道您当时是否在教学现场。现场的情况是,几乎整个一节课,所有学生都是异口同声——和教参观点一致;只是这节课快要结束的时候,才有一个学生提出反诘,于是教师以“同学们做出了多元解读”结束了这节课。这不是学生的观点是否和教参一致的问题,而是有没有不同声音、不同声音的空间有多大的问题;退一步讲,实际情况不是“没有学生的观点和教参一致”,而是几乎所有学生的观点都和教参一致,“值得深思”的究竟是什么?其二,绝大多数学生没有看教学参考书却得出了和教学参考书一致的观点,是因为他们的“思维方式”都正确吗?如果几乎所有学生的观点都一致(从课一开始就是“一致”的),那么教学的价值又何在呢?其三,既然学生没有看过教参,那么仅就《囚绿记》文本本身而言,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几乎所有学生都一致读出了常春藤“象征了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了抗战的希望;象征了中国人……”,直到最后一个学生才提出反驳——如果对此还担心的话,我们还要求学生“一致”到什么程度?再退一步讲,如果教师没看过教参,或者不是匆匆看过课文就去看教参,而是潜心研读课文(这至关紧要),多数教师的原始阅读体验难道也会和教参的观点一致吗?这正可以用您的诘问来反诘“我们的教育把学生的思维方式已经教育得偏离到哪儿去了呢?”(这句话的本意是思维的偏离还是思想的越轨?我还不清楚。)又何止学生的“思维方式”,进而不应该追问教师的“思维方式”吗?
      我已经说完了我可以说的话,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我不想再说什么了。见谅![/quote]

    10. 回复
      山君

      倡导语文教学的本位回归,诊点当代课堂的得失迷津。实实在在,大师情怀!
      “披文入情”的阅读途径,诵读教学的真情呼唤,媒体手段的使用斟酌,简约主义的经典阐述,课堂内容的明确指向,教师阅读体验的深切关注······读来受益匪浅,深受启发![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山君您好!我哪里是什么“大师”,称“老师”还是可以的——我当过民办教师,教学年份还算“老”,哈哈!一己之见,仅供参考。多谢鼓励![/quote]

    11. 回复
      小丫

      王老师您好!不知进退的小丫冒昧地再饶舌几句,因为我还是有些疑惑。关于《囚绿记》的主题探究一直是众说纷纭,而主流观点(教参上的观点)即当时前面几位学生的观点。我注意到当时那位老师一直在提示:“还有其他的观点吗?”而那位引起大家哄笑(我也认为是善意的笑)的学生的发言其实在暗示她自己对文本的另一种解读,也就是当时那位老师帮她总结的——这篇文章就是一篇纯粹的美文,就是表达了作者喜爱绿、赞美绿不屈不挠精神的这种情感,无须联系时代背景。小丫认为这两种解读应该都是可以的吧,而王老师的那种解读也很有道理啊。那为什么不可以把它定义为多元解读呢?小丫很不明白。

    12. 回复

      问题所指很具体,其实这反映了语文教学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很多老师都会找到自己的影子。谢谢专家的指导![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清响”二字太有韵味了。感谢褒奖。不过一己之见,仅供参考。[/quote]

    13. 回复
      荒原狼

      所谓的“教学大赛”令多少竖子成名。[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荒原狼啊,教学大赛尽可指责,参赛选手却应鼓励——他们都是青年教师,即使“时无英雄”,岂可以“竖子”称之?善哉,善哉![/quote]

    14. 回复
      荒原狼

      鹏伟老师,您好!我的意思也并不是所有的教学大赛成名者都是竖子,而且有的成名者也的确很优秀。我只是有感于我周围的一些中小学老师,从来不读书,却热衷于各种各样的教学教研活动,并逐渐小有名气,最终名利双收,从此就真的以为自己就是活佛和大师了,目空一切不可一世。[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哈哈,我知道您并无恶意。愤世嫉俗者“忧国忧民”,锋芒所向并非个体——这我是理解的。“不读书,却热衷于各种各样的教学教研活动”——堪称棒喝。同时我以为,庄稼没长好首先是土壤和气候问题。我是农民出身,也许这就是农民见识吧?哈哈—[/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