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课标教学解读与商榷之一:语文课程性质

    新课标对语文课程的性质确定为:“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义务教育阶段的语文课程,应当使学生初步学会运用祖国语言文字进行交流沟通,吸收古今中外优秀文化,提高思想文化修养,促进自身精神成长。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


    这一表述包含三层意思:


    1.语文课程的内容与特征。语文课程的内容是“学习语言文字运用”,以“综合性、实践性”为特征。这二者是密切联系的。因重在“运用”,故有“综合性”和“实践性”特征。所谓“综合性”当指语言文字负载着跨学科的人文内容,具有吸收古今中外文化的功能;所谓“实践性”是指语文作为工具学科,应该在使用过程中掌握,即“语文的外延与生活的外延相等能”。


    2.语文课程的功能。“运用祖国语言文字进行交流沟通,吸收古今中外优秀文化,提高思想文化修养,促进自身精神成长”。首先是对语文文字本身的学习,这是基本功能;其次是凭借语言文字学习吸收古今中外文化,从而促进精神成长。语言文字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又是最重要的文化载体,因而语文课程具有文化传承的重要功能,对人的精神成长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课标修订特别重视传统文化传承。要求9年背诵优秀诗文240篇(段),包括古代和现代的中外作品。课标列出中国古代优秀诗文背诵篇目136篇,其中小学背诵75篇,初中61篇。


    3.语文课程的特点。“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所谓“工具性”当指语言文字学习,所谓“人文性”当指文化吸收。二者兼顾,不可偏废。


    这三层意思的逻辑关系是清楚的:课程功能是对课程内容的具体阐释,而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则是对课程功能的概括。


    课标对课程性质的表述有需要商榷之处。


    首先,关于语文课程的定义:“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这种表述是不妥的。语文是“学习语言文字”的课程,而不是“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课程;“学习”包涵了“运用”。语文课程内容,首先是习得语言文字,在此基础上才能谈得上“运用”。语言文字是交际工具,掌握工具是使用工具的前提。课标意在强调“运用”,却排斥对语言文字本身的学习,显然是不合逻辑。这对语言文字本身的学习是不利的,教学上容易产生误导。


    其次,关于“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如果从语文文字具有交际功能,又有负载文化功能的角度看,说它既具有工具性又具有人文性是有道理的。但其基本功能是“工具”,而不是“人文”,二者不是并列关系,有主次之分。国际上较为通行的是对课程功能的描述。这种描述可以消解理论上的争议,避免因此而导致课程实施混乱。课程按功能分类,可以分为工具学科和实质学科,工具学科重在掌握方法,实质学科重在掌握内容。前者如数学、物理、化学,后者如历史、地理、政治。语文是介于工具学科与实质学科之间的课程。语文课程包括两个要素:一是掌握语言文字,一是传承文化。前者是基本功能,后者以前者为基础。在语文课程中,文化传承凭借语言文字的学习来实现,这是语文课程与其他人文课程的本质区别。简言之,学习语言文字是语文课程的根基。


    语言文字是语文课程的根基,并非意味着文化传承是可有可无的附庸。语文学科负载了丰富的人文内容,是传承优秀文化的重要渠道。其他人文学科重在传授人文知识,而文化熏陶则需要语文学科来实现,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语文学科对人的精神成长至关紧要。语文不仅是交际工具,而且是最重要的文化载体,掌握工具与吸收文化是并行不悖的。


    工具性与人文性争论由来已久,早在2001版课标颁布以前,上个世纪80年代末就已经开始。新课标坚持了工具性与人文性统一的理念,意在兼顾二者在教学实践中的平衡。教学中,工具性与人文性是两个端点。新课改之前,语文课偏重语言分析,轻视人文内涵,故倡导人文性;新课改之后,语文课脱离语言文字研读,偏重文本内容讨论,故强调工具性。物极必反,过犹不及。在不同历史阶段,语文课程的工具性与人文性必然会表现出各自的偏向。


    目前对“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理念的理解还局限在怎样教一篇课文:是重在分析理解语言文字,还是重在理解思想内容。这种理解还停滞在技术层面,视野狭窄。应该从宏观的课程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尽管文学在语文课程中占有较大比重,但语文课程不是文学课程,阅读文本涵盖广泛的人文领域。当语文教学把视野拓展至广泛的人文领域时,所谓“人文性”才足以体现出其重要价值。简言之,语文的“人文性”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课程视野问题。


    以上讨论可以启发语文教学的基本策略:


    1.语言文字是语文课程的根基,语文教学要坚守这个根基,牢固掌握语言文字知识,在学习和生活的实际运用过程中形成能力。


    2.文化传承是语文课程的重要目标,语文教学要拓展人文视野,涵养人文精神,关注人的精神发育。精神发育不是意识形态问题,而是文化熏陶问题。意识形态体现国家意志,文化熏陶关注人的精神生活和价值追求。


     

    时间:2012-12-19  热度:831℃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2 个评论

    1. 回复
      fenglong88

      谈谈我对“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的认识。

      这个表述,其实并指出课程本身直接指向课程学习的内容,只是对课程的性质进行了描述。

      也就是说,虽然省去了以前“工具”的比喻,但这个综合性和实践性也不是语文课程独有的,作为课程的叙述这个描述的主要指向还是落偏了。即这个解释没有直接指向“语言文字运用”(虽说这内容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这一课程实施过程中的重要内容。

    2. 回复
      fenglong88

      谈谈我对语文认识。

      语文是人认知世界的一种生活方式,而不仅仅是一种课程内容。以往,我们为凸显学校教育的独特性和专有性,把语文从生活中分离了出来,这种做法本身就是不对的。更加上错误地理解了语文与其他学科的关系,仅仅把语文定位为“基础性”学科,这其实是在轻视语文作用。因为语文的作用直接对应于复杂的生活,生活中既有高级的表达形式,又有简单的沟通任务,这两方面都要包含在语文课程之内。片面地强调语文的“基础性”而不顾及语文的“广泛性”和“复杂性”是我们目前语文课程内存在的大问题。

      语言文字对应的是整个世界,而不是一部分世界。古代只有一门学习内容,是因为其他学科都是建立在语文这门学科对应整个世界的基础上的。所以即便现在加入了很多科目,但语文对应世界的性质其实没有改变。后来课程的涉及者没有意识到的这个问题,而把语文简化再简化,无疑缩小了语文涵盖的范围,减少了学生探知世界的可能性。

      因此,我对语文的定义为“语文是一门研究并传授语言文字运用规律的课程。”而且在这个定义中我更侧重的是“文字”与“运用规律”。[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欢迎fenglong先生提出商榷。[/quote]

    3. 回复
      温亮

      我所在的地区出现两种极端。很多公开课教学是过多关注艺术层面和思想层面的分析,而忽略了语言文字是语文课程的根基。而日常教学又过分注重语文的知识化倾向,对精神生活和价值追求的熏陶却浮于秀场。总是感觉文化熏陶这朵彩云应该行进在蔚蓝的语言天空下,这样才会鲜明、灵动和亮丽。王老师对语文教学基本策略的阐释,值得我们深刻剖析和研究,我想这对我们的语文教学大有启发!

    4. 回复
      温亮

      第一个策略是通过语言文字教会“我”会用,第二个策略是拓展人文视野熏陶涵养“我”的精神,不知道我这样理解您的“两种启发语文教学的基本策略”是否正确?
      [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您说得比我斩截!好![/quote]

    5. 回复
      王帮阁

      大哥俺读过很受益,根基要教好,不可不牢,视野要开阔,不可拘泥于教材,或简单的偏好,通过语文给学生一个发展域。[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多谢帮阁留意,与您有同感。哈哈![/quote]

    6. 回复
      温亮

      王老师您太谦虚了,其实我是晚辈,呵呵!向您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有机会期待当面聆听您的教诲。

    7. 回复
      吴春来

      (1)人文与工具之争,俨然政治斗争,不是人文压倒了工具,就是工具压倒了人文,不是把课堂的人文性搞得少少的,就是把课堂的工具性搞得少少的。
      (2)语文教学既要关注读书,也要注重立人,既要关注学生的听说读写,也注重学生的心灵成长和精神培植。
      (3)语文的“人文性”不是一个技术问题,二是课程视野问题。(王老师把“而”打成了“二”,呵呵。)
      遥祝平安夜,平安。天寒地冻,珍重。祝福。
      [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春来你好!感谢指正。[/quote]

    8. 回复
      吴同和

      问候王先生!
      正因为“语文课程包括两个要素:一是掌握语言文字,一是传承文化。”所以,它有别于数理化生等自然学科,应该是“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可是我们在操作时,常常会顾此失彼。所幸如今不乱扣帽子,要不然,老师们不敢强调人文性的。[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吴老您好!好久不见,欢迎莅临![/quote]

    9. 回复
      荒原狼

      赞同王老师的观点。但在实际工作中却难以落实;因为现在的语文教学越来越功利化了,语文教学的实际指挥棒,仅仅是一张高考语文全国新课标卷,而这张试卷在我看来并没有较好地落实语言文字和文化传承这两个语文教学的根本点。

    10. 回复
      荒原狼

      顺祝王老师新年快乐!

    11. 回复
      荒原狼

      就任北大校长之演说、我有一个梦想、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这样的经典篇章有好几个老师决定不讲了,理由很简单它们和月考全市联考乃至高考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不如用时间做两套卷。囚绿记当然也不能讲,荷塘月色故都的秋让学生看一遍完事。这些年我从来没看到哪个老师领学生学一学名著导读。而这些老师学生的语文成绩却都很好。[quote][b]以下为王鹏伟的回复:[/b]
      如果大家“都这样做”,成绩当然就“都好”了。读名著考试成绩未必不好,可曾有多少人尝试吗?荒原狼久不露面,欢迎![/quote]

    12. 回复
      新课程程老师

      正规G4教育类期刊 全国公开发行
      三号齐全
      专业发表教师评职称论文
      责任主辑:程耀东
      联系QQ:366861001
      手机:15041136186
      投稿信箱chengyaodong2008@126.com
      http://user.qzone.qq.com/366861001/blog/1371286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