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课标教学解读与商榷之四:阅读

    课标的修订对阅读教学提出了一些建议,这些建议针对目前语文教学倾向,应与关注。#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主要有三点:一是阅读的个性化;二是重视朗读和默读;三是少做习题多读书。此外,课标还在课外读物建议中提出科普作品、历史、文化读物以及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常识普及读物等,可由语文教师和各有关学科教师商议推荐。


    1.  阅读体验:个性化阅读


    课标指出阅读是个性化行为,“要珍视学生独特的感受、体验和理解”,“不能以教师的分析来代替学生的阅读实践,不应以模式化的解读来替代学生的体验和思考”,“要防止用集体讨论来替代个人阅读”。


    阅读是读者二度创作过程,不同的读者会对同一文本作出不同解读,“一千个读者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与读者的生活阅历和文化修养有关,生活阅历和文化修养不同,对文本的解读也就不会相同。教学活动应该关注的是学生的解读“独特”在什么地方,透过这种“独特”的解读,去感受学生的思维过程,进行有效指导,而不是牵强地附和。一千个读者固然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都应该接近“莎士比亚心中的那个哈姆雷特”。课标在“有创意的阅读”时提醒要防止“远离文本的过度发挥”,这是有所指的。课标一再强调“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教科书编者、文本之间的对话过程”,其实,所有的对话最终还是指向文本的,根本的问题还是学生阅读文本的原始体验,这是课程生成的依据。


    新课改倡导合作学习,实行起来出现了偏差。学生的独立阅读尚未完成,集体讨论便开始了,接下来便是教师的不断追问,学生独立阅读的时间尚不能满足,独特的阅读体验和思考也就无从谈起。


    2.  “讲”基于“读”,朗读基于默读。


    课标在教学建议中指出:“各个学段的阅读教学都要重视朗读和默读。”其表述顺序应该调整一下,默读在先,朗读在后。


    先谈讲与读的关系。阅读教学应该基于学生的阅读体验,讲授应该以学生熟读文本为前提。教学中出现的偏向是,学生匆匆读一遍课文,所谓生生、师生“对话”就开始了。学生不能静下心来读课文,缺乏阅读体验,在这种情况下开始集体讨论,回答教师提出的问题,学生的独立阅读空间被挤占。其结果是阅读体验过程变成了寻章摘句回答问题的过程,最终给学生留下深刻印象的未必是文本本身,而是关系错综复杂的“对话”。对文本的阐释比文本本身还重要吗?学生之间“对话”,师生之间“对话”,甚至与教科书编者还要“对话”,唯独缺乏学生个体与文本默默地悄悄地“对话”。失去了独立阅读文本这个根基,诸多“对话”的价值何在?一篇浅显的课文,怎么会有那么多费解的问题呢?泛泛的“对话”淹没了对文本的独立解读,学生的个性化阅读无法实现。


    据此提出教学策略——多读少讲,熟读精讲。


    再谈朗读与默读。朗读和默读是有先后之分的,朗读以默读为基础。不过在小学起始学段,儿童习惯于朗读而不习惯默读,这和儿童生活阅历和心理特征有关。低年级儿童直接通过有声语言把思维表达出来。默读是阅读思考过程,朗读是表达过程。对文本的语言品味,情感体验,主旨理解应该在默读时初步完成,然后通过有声语言表达出来。


    课标强调朗读,符合儿童用有声语言进行阅读的习惯,可以直观地表达对文本的理解,同时可以练习说普通话,与口语交际密切相关,一举两得。朗读是符合儿童心理特点的教学策略。


    3.  课外阅读:少做习题多读书


    课标对于课外阅读格外重视,在教学建议中指出:“要重视培养学生广泛的阅读兴趣,扩大阅读面,增加阅读量,提倡少做题,多读书,好读书,读好书,读整本的书。”要求9年课外阅读总量达到400万字以上。


    迫于考试压力,语文教学固守课本,做大量习题,轻视课外阅读,阅读积累不足,语文素养难以提升。


    2008年一项以某市中学生为对象的阅读调查显示:从小学到初中,完整读过15本课外书(不含杂志)的占18.7%,读书不到10本的占42.9%,没有完整读过一本书的占1.5%%


    20124月第九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传统纸质出版物阅读量,2011年我国1870岁国民图书阅读率为53.9%,人均阅读图书4.35本。其中,1417周岁未成年人课外图书阅读量最大,人均10.68本;913岁未成年人,人均课外图书阅读量为7.24本。与2010年相比都略有增加,但人均年阅读图书量仅是犹太民族的7%


    这两项调查显然有很大差异。问题出在哪里呢?如果到书店进行实地调查,就会发现,中小学生购买的“课外图书”大部分是教辅书,而不是名著。这也是为什么课业负担沉重的未成年中小学生的阅读量甚至大于成年大学生的真相。


    课堂上,学生来不及读书就听讲;课堂外,大量的习题替代了读书。读书本本应从兴趣出发,可是练习册中那点儿少得可怜的文章片段也被禁锢在练习题的牢笼中,这样的阅读哪还有一点儿生气?本来滋养心灵的读书竟落到如此境地!读书方法的掌握是在大量阅读积累的过程中形成的,而不是在阅读应试技巧的训练中形成的。以题海淹没读书,而求阅读能力的提高,南辕北辙。


    读书是语文教育的原点,少做习题多读书是教学改革基本策略。


    4.  阅读视阈:广泛的人文与科学领域。


    跨学科阅读在上面讨论课程理念时已经涉及,这里再具体讨论一下。


    在现代文明社会中,阅读是一种学习方式,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一个人的心灵发育史。


    阅读作为一种学习方式和生活方式,应该超越狭隘的“语文”视阈,扩展至广泛的人文(包括科学人文)视阈。阅读不应限于文学,而应跨越学科领域,广泛涉猎哲学、政治、科学、艺术领域,甚至宗教。长期以来,语文课程中的阅读大多局限于文学作品,而对其他领域的名著视而不见,几成空白。须知,精神营养的汲取犹如生理之于饮食,如果仅限于一种,再好的精神食粮也容易得偏食症的。人的精神发育,不仅需要文学、艺术的情感熏陶,还需要哲学和科学的理性引导。从这个意义上说,广泛的人文与科学阅读是构建人类精神家园不可或缺的土壤。


    在语文教育中,把阅读视阈扩展至广阔的人文与科学领域,需要回答的一个问题是:跨学科的人文阅读与语文能力的形成有什么关系?


    语文教育的核心任务是培养语言文字的理解和运用能力;同时,要通过语言文字的学习吸收优秀文化。二者对立统一。无论阅读哪个学科领域的名著,都可以实现语言学习目标;不同学科有不同的言语方式,而要形成语文的综合表达能力,恰恰需要广泛的、跨学科的人文与科学阅读。简而言之,学语文无外乎读书,读书就是在学语文。


    从语文与文学的关系看,语文课程包括文学,但语文教育不等于文学教育。语文教育的基本目标是理解和运用语言文字,为学生未来的学习和工作奠定基础。


    从人格培养的角度看,情感与理性的平衡是阅读需要思量的一个问题。弗兰西斯·培根有一段名言:“史鉴使人明智;诗歌使人巧慧;数学使人精细;博物使人深沉;伦理之学使人庄重;逻辑与修辞使人善辩:‘学问变化气质’。不特如此,精神上的缺陷没有一种是不能由相当的学问来补救的:就如同肉体上各种病患都有适当的运动来治疗似的。”[1]文学和艺术偏重于情感陶冶,而哲学和科学偏重于理性启迪,二者不可偏废。培根的话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如果说读书可以弥补精神缺陷的话,反过来,读书也能导致精神偏食症。阅读偏好是个性使然,但语文教育应该在读书的理性倾向上作出引导。


    需要指出的是,阅读视阈的局限不能完全归咎于语文教育。哲学课可曾阅读哲学著作吗?政治课可曾阅读《共产党宣言》吗?科学课可曾阅读科学家传记和科普著作吗?艺术课程可曾阅读艺术史吗?历史课可曾阅读《史记》吗?中国古代教育“文史哲不分家”;现代西方教育阅读与写作是各学科,尤其是人文学科普遍采用的学习方式。然而在我国,直至目前的基础教育新课程,“阅读”独属语文,与其他课程无涉,广泛的人文与科学阅读只能由语文学科单独承担。当阅读视域扩展至广泛的人文与科学领域时,读书的时代就到来了!

    语文教育回归读书原点,将促使语文教育建构起开放的课程系统,实现课内与课外结合,以及跨学科的人文阅读。






    [1] 培根.论学问【M//培根论说文集.水天同,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3:180.

    时间:2013-01-10  热度:2469℃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3 个评论

    1. 回复
      fenglong88

      语文课程中关于阅读的问题,其实不仅仅在教材的选择和指导的范围上,更重要的是关于“理解过程”的训练方面的缺失。长期以来,课程的设计者不重视学生对字义和文本的理解,只是一味要求学生背诵相应的内容,从而造成了语文课堂的沉闷和简单化倾向。似乎学生能认字就能理解文本了,在这种思维下,曾经一度出现“学校里什么也教不了的老师只能去教语文”的怪现象。
      愚以为,在阅读方面,我们的中小学课程对汉语的特性和教学研究甚至远远落后于对外汉语的相应内容。如果我们再不及时调整课程的设置和要求,我们在英语的冲击下所教出来的学生,恐怕两头不落好。

    2. 回复
      荒原狼

      我们学校是一所省级示范性高中,特级教师两名国家省市学科带头人骨干教师共计几十人,可真正读书的绝对不超过三人,而能够跨学科古今中外旁收博采的至多一人而已,可这一人却连县骨干都不是,能让他站在讲台上已经是对他的宽容了。文科老师本应有点人文情怀,可是由于他们只研究教材不读书,在长期的瞒和骗中不但毒化了学生也毒化了自己,他们反而不如那些理科老师质朴可爱。二十多年了,我的感觉是语文老师比较轻狂,政治老师比较浅薄,历史老师比较庸俗,他们的共同点是都很自以为是,病根是都不读书。如果说教育的宗旨是在明明德在亲人在止于至善,那么当今中国根本没教育。老师连一句真话都不能说,还谈啥教育啊。

    3. 回复
      anycle

      迫于考试的压力,诸多教师只关注学生的成绩,有谁会关心阅读量的问题呢?一本书,预习、精讲、复习再复习,一学期就学了一本语文书,然后就是大量做题,小学生就开始题海大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