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届东北三省语文教学研讨会现场评课实录

第五届东北三省语文教学研讨会于20111121日——22日在长春市举行。#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东北三省中学语文教学研讨会由已故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原副理事长张翼健先生首倡(2008年逝世)。首届1996年(吉林省延吉市)、第二届1997年(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第三届1998年(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第四届2000年(吉林省吉林市),至本届间隔10年。本人做大会总结时表示:本届大会是一次继往开来的大会。大会的召开引起了学界同仁对张翼健先生的深切缅怀,是对已故先行者的告慰。大会盛况空前,与会者约700人。活动包括观摩课、论坛、教学设计、论文4项内容。按照惯例,由各省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联合推选出“东北三省十佳中学语文教师”,在大会上做教学观摩课。这十位教师是:东北师大附中闫佳伟、吉林省实验中学李金红、吉林大学附中王春、吉林毓文中学赵兴亚;哈尔滨师大附中张萌、牡丹江市二中史世峰、佳木斯市一中孙秀萍;沈阳市育才双语学校杨晓明、鞍山市一中李战良、营口市实验高中李雅楠。


下面是本人在大会闭幕式上对第五届“东北十佳中学语文教师”教学观摩课现场评课总评实录。


时间所限(不足20分钟),简要谈几点。


【成绩】


1.作文教学授之以渔,讲求实效,示范“下水文”


本届观摩课的一个引人瞩目之处是:三位教授作文课的教师均以“下水文”示范,他们是闫佳伟、张萌、杨晓明。杨晓明老师以“下水文”贯穿整堂课,难能可贵。“下水文”意谓教师犹如教练,不能站在岸上指导游泳。对作文教学而言,“下水文”乃“以身作则”,不是言传,而是身教,其教学价值不言而喻。


张萌老师在学生原作基础上,重点指导改写,效果明显。改写是传统语文教学的成功经验,其目的在于揣摩语言文字的运用,应该引起关注。目前的语文教学,每次作文只是换个题目,质而言之,写作内容变了,写作层级并无提升。改写方式可以使学生切身体会到“文章应该怎样写”——这才是作文教学必须回答的问题。顺便提及,传统语文教学也有仿写方式。曾编写过蒙学读本《千家诗》的明代学者谢枋得,还编过一本《文章轨范》,以为科举考试模仿范本,其评点侧重文章作法,以帮助初学者理解文意,掌握作文技巧。美国有段落训练体系,专门训练结构段落,并由段落扩展成文章,此种方式也值得借鉴。


有了教师的亲身示范,有了学生的切身体验,作文实效才能从根本上得以解决。


3节课,都当堂完成短文(或片段)训练,收到了实效。由段落(片段)练习而到篇章练习符合作文学习规律。先学局部,后学整体,先学写轮廓,后学发挥充实,这也是传统语文教学的成功经验。每次作文都要求写600——800字左右的整篇文章,从教学内容角度看,这是不是一种重复呢?值得考量。


2.重构教学文本,拓展阅读空间


课文是教学文本,文本内容不等于教学内容,讲什么是由教学目标决定的。从一定的教学目标出发,文本内容必须取舍,有舍才有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文本阐释不能面面俱到,这是语文教学区别于其他学科的重要特点。表面看“舍”缩小了文本教学含量,本质上看却可以拓展阅读空间,二者辩证统一。


例如:李战良老师讲授以小说的结构为目标,讲授《半张纸》,附加了一张“账单”(课堂练习《丈夫支出账单中的一页》),留了一个“招牌”(课后阅读《招牌》)。史世峰老师讲授“现代诗歌的结构美”,以痖弦的《秋歌》为研读范本,拓展至戴望舒的《烦忧》、余光中的《乡愁四韵》等七首诗歌。


3.遵循语言习得规律,强化诵读


朱熹“读书六法”中有“熟读”“精思”。诵读符合语言习得规律,在本届观摩课中有充分体现。“背”不等于“诵”,熟读成诵是一个基于理解的记忆过程。李金红、赵兴雅老师讲授诗歌都要求学生反复诵读。只是赵兴雅老师以评价替代示范,这是不妥的。指导朗读是以文本解读为基础的,要讲清楚应该怎样停顿、为什么要这样停顿;逻辑重音应该放在哪里,为什么要放在那里……,同时教学示范(可以是教师,也可以是同学)是至关紧要的。


4.扎实的教学基本功体现出教学美感,成为亮点


如前所述,身教胜于言教,教师的教学行为具有示范作用。教师的教学基本功对学生有潜移默化的影响,理应受到高度重视。


李金红老师《抒情诗三首》,声情并茂的朗读和扎实的书法功底得到了与会教师的赞叹。其板书字体包括草书、行书、楷书。据李金红老师课后交流介绍,她曾专门到广播电台学习朗诵,研习书法多年。可见教学基本功的形成乃“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李金红老师原来准备配乐朗读,听从张玉新老师的建议,放弃了配乐,我赞同。战国时秦青“扶节悲歌,声振林木,响遏行云”,天籁之音,何须配乐?况且,配乐的教学价值又在哪里呢?


【问题】


本届教学研讨会的主题是“语文教学效率与美感”,下面仅从这个角度谈这次教研活动存在的问题。


1. 教学内容取舍不精,课堂结构比例失调


何谓教学效率?单位时间内完成的教学任务总量。这里包括时间和质量两个因素:一是教学的质量因素,即教学行为在多大程度上转化为学生的学习成果;二是教学的数量因素,即单位时间内完成了多少教学任务。这两个因素的顺序是不能倒置的,质量因素是数量因素的前提,并且这两个因素不可或缺。


闫佳伟老师讲授“心音共鸣——写触动心灵的人和事”,教学整体设计层次清晰,素材新颖,富有创意。只是从教学效率角度来看,有值得商榷之处。


一是教学内容取舍不精。先后用了汶川地震的两幅照片(看图片,讨论)。前一幅是诗歌《拉住妈妈的手》的配图,教学中先出示图片,后给出诗歌,用于阐释“触动心灵”;后一幅照片的画面是一位军人抗震后,站在地震中死去的妻子和孩子墓前合影,用于阐释“独特的观察视角”。其实前者(包括图和诗)既可以达到“触动心灵”的效果,同时也可用以阐释“独特的视角”,一举两得;后者就多余了。


二是课堂结构比例失调。由于教学内容取舍不精,导致这堂课教学结构失调。讨论时间过长,当堂作文时间仅有5分钟。应该注意的是,语文教学中,写什么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怎么写;而怎么写是通过写作实践本身来实现的。这节课让学生当堂写作,值得肯定;遗憾的是由于教学结构失调,当堂作文时间不足,更没有时间当堂进行作文交流与指导。


2. 教学指向不明


李战良老师讲授的《半张纸》是值得借鉴的课例之一,前面已有肯定意见。碧玉微瑕,这里谈一点商榷意见,意在使这堂课更完美一些。


海明威说:冰山运动之雄伟壮观,是因为他只有八分之一在水面上。他认为,文学作品中,文字和形象是所谓的八分之一,而情感和思想是所谓的八分之七。前两者是具体可见的,后两者是寓于前两者之中的。作者只应描写冰山露出水面的部分,水下的部分应该通过文本的提示让读者去想像补充。


李战良老师讲授《半张纸》(另有作为当堂拓展阅读的马克吐温《丈夫支出账单中的一页》),将教学目标确定为探索小说的结构,因此,两次引入海明威的“冰山理论”,是恰切的。但从教学过程看,指向不明。是以“冰山理论”来阐释小说结构,还是以这篇小说的结构来印证冰山理论


再者,既然提到了海明威的“冰山理论”,就应该提及海明威“自鸣得意”的“电报式”语言风格,后者是前者的创作体现。课上讲授的两篇小说,尤其是后一篇马克吐温的小说,都可以借海明威“电报式”语言风格加以阐释。


3. 文本阐发:内容大于语言


毫无疑问,文本语言是文本内容的载体。应该指出的是,语文学科是形式学科而不是内容学科,在语文课程中,语言习得是目标。刘勰在《文心雕龙》中说“披文入情”,“披文入情”体现为语文教学过程。


王春老师讲授《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抓住“礼”阐释文本内容,很得要领;并补充了必要的参考资料。王春热心于《楚辞》研究,有扎实的治学功底,这讲课过程中也有明显表现。治学是教学的根基,但又不是一回事,教学要从课程目标和学生实际出发。


王春老师的课需要商榷之处是,文化内容阐释有余,而语言文字解读不足。应该从语言文字层面深入解读,例如,曾皙“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神形毕现,与其异乎三子的“风乎舞雩”之志交相辉映。《论语》是语录体,惜墨如金,微言大义,此处竟然出现白描,值得深究。


4.课件制作:形式大于内容


本届教研活动中有众多教师参与说课项目。说课项目中,课件制作形式多样,不乏有创意者。但整体而言,形式大于内容。内容含量低,手段成了目的。课件制作未能从教学实效出发,模板花哨,转移了注意力;色彩斑斓,字迹过小,影响视觉效果。许多直接取材媒体库,多有雷同。这种现象在教学观摩课中较为普遍,应该引起注意。


以上所说,见仁见智而已。


【方向】


作为地域范围的东北三省中学语文教学研究平台,东北三省中学语文教学学术团体应该有具体而明确的教学方向。我提两点建议:


1. 针对汉语文的特点,循序汉语文的教学规律


应该关注汉语文传统的一些基本范畴,例如,文气、文脉;意象、意境。字词的推敲、句子的整散、段落的展开、篇章的纵横;语言的节奏,语意的直婉等等。简言之,看出读、写文章的门道。


2. 形成简约而厚重的教学风格


先说简约,简约不等于简单,去其繁琐修饰,体现实用价值,“素面朝天”。简约主义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的瑞典,在建筑、雕塑、绘画、音乐,以及文学创作领域得到普遍共识,由一种建筑时尚潮流,逐渐形成一场理想主义运动,成为一种艺术境界,一种哲学理念和思想方法。其核心思想是“少就是多”,主张按照“减少、减少、再减少”的原则进行创作,摆脱装饰干扰,表现其本来面目,以少胜多,以简驭繁。远的有法国卢浮宫的玻璃金字塔,近的有北京的鸟巢和国家大剧院,均为代表作。针对目前的语文教学的繁琐现状,简约主义应该是一种方向选择。


再说厚重。厚重基于学养,丰厚的学养功底,加上批判意识,讲课才有深度。追求厚重简单又不简单:写一笔好字——书法是最能体现民族文化精神品格和文人气质的艺术形式——即使写好“一笔”也需要些时日;读一本好书——能够影响一生的那“一本”,如果还没找到,那就一直读下去——腹有诗书气自华;写一篇好文章——自己感觉最好的那一篇,如果还没写出来,那就一直写下去——教师作文犹如“下水”,冷暖自知。教师职业类似教练,写字、读书、作文体现为教学示范行为,身教胜于言教。这是教师专业发展的根本,教学方法次之。


【希望】


本届教学活动产生了“第五届东北三省中学语文教学十佳教师”,“十佳”有其样板价值,应该发挥其作用。作为样板,这次荣誉的获得只是个起点,成长之路漫长。本届东北三省教学研讨会与首届间隔10年,往届东北三省中学语文教学十佳教师后来多有成就。近在眼前的有坐在主席台上的本届大会组委会主任张玉新老师,他是首届东北中学语文教学十佳教师之一,时任东北师大附中初中语文教师。大家今后怎么做,具体的我就不必说了,只说一点——见贤思齐。史世峰老师这次讲课时选了一首《见与不见》,我套用一下,以张玉新老师为例:


你见与不见,他人就在这里;你看与不看,他有著述在那里;你跟与不跟,“十佳”的称号已经属于你。


你看怎么办?(笑声、掌声)


最后,请允许我代表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向为本次大会付出辛勤工作的大会人员表示衷心感谢!向给予大会无私援助的各友好单位,向给予大会全面支持的承办单位吉林大学附中、长春市第七中学表示崇高敬意!


2011-11-26


 

第三届“圣陶杯”课堂教学展示课现场评课实录

第三届“圣陶杯”课堂教学展示活动于2011101820日,在四川省德阳市外国语学校举行。#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展示课分为初中组和高中组,各有10名教师授课。展示活动3个单元:18日下午2节课;19日上午4节课;19日下午4节课。各单元已有评委评课,以下为本人对高中组展示课所作总评。


本次课堂教学展示课分为3个单元,各单元已有评委评课,以下评述只讲本人印象深刻的几点。


两点说明:


1.如果说教学是一门艺术的话,每节课都可以视为一件艺术品。因此,也就见仁见智,评课仅供参考。


2.教研活动是观摩平台,目的在于研讨。相对而言,有的课好一些,有的课逊色一些,但这种差距并不决定其引发研讨的价值。好课有其值得商榷之处,不尽人意的课或许有其值得借鉴之处。


3.只讲值得关注的问题,不对某堂课做整体评价。


一、本届展示课值得肯定的地方


1.回归传统:重视基础知识和教学基本功


对基础知识和教学基本功的重视可以视为对语文教学传统的回归。体现在:落实字词、重视诵读、重视板书设计等。教师终于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字了——对学生而言,这是必要的语文基本功示范;教师终于舍得时间让学生诵读,甚至能让学生静下心来默读了——这种现象虽然还不够普遍,但毕竟不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了。


例如:哈尔滨九中姜珠老师讲授《诗经﹒氓》,依次正音、释义、翻译等。当然,古诗一经翻译,也就失去了韵味,是否应该翻译值得商榷。


又如:天津大港区油田实验高中刘铭老师讲授《埃菲尔铁塔的沉思》(张抗抗),其板书设计图示出虚实相生的辩证关系,简明扼要。


2.研读文本:依据文本阐发文意,言之有据


多年来,脱离文本,空泛议论的现象屡见不鲜。名曰体现语文的“人文性”,其实脱离了对语言文字的解读,还奢谈什么“人文性”呢?


例如:哈尔滨九中姜珠老师讲授《诗经﹒氓》,在概括文本内容时,学生说第四章是写“婚中”,教师提示:“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去往何处?回娘家了,是省亲吗?不是,往而不返,是“婚变”。


3.教学设计:文本解读的拓展与迁移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刘宇新先生在评课时说:“目前课堂教学,高质量的教学设计少,而低水准的教学技巧多。”此种倾向确实应该引起关注。整体而言,本届展示课在教学设计方面缺乏创意。也正因如此,偶有脱颖而出者,立刻引起与会者普遍关注,获得好评。


例如:四川绵阳市南山中学周静老师讲授《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这篇课文比较浅显。周静老师把文本解读重点放在了文中所引的《箜篌引》《桃花扇》片段、《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引导学生深入理解梁启超先生在讲解这些作品时何以如临其境,如醉如痴,“状极痛快”。这节在课文本拓展与迁移方面值得借鉴。这节课也启发我们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深”的文章如何讲得“浅”,“浅”的文章如何讲得“深”。


这节课也有值得商榷之处。教学指向是在解读文本,还是解读相关资料?文本解读的拓展与迁移如何把握好“度”,值得考量。


这里特别提及两点:


4.对文本的深入解读


1)把文本放在它所滋生的文化土壤中去解读。


文本是在一定的文化土壤中滋生出来的,脱离了它所滋生的文化土壤,是难以深入理解的,甚至产生误读。新课标提出要尊重和理解多元文化,只有把文本放在相应的文化体系中才能正确理解文本内涵。


例如:吉林市一中李花老师讲授《我有一个梦想》(马丁·路德·金)时,引入了《圣经·旧约》训谕,表明马丁·路德·金暗引了圣经信条,据此深入理解这篇演讲的宗旨,即人人生而平等。这种解读符合西方文化背景,也符合马丁·路德·金的牧师身份。正如李花老师所阐释的那样,马丁·路德·金所追求的不仅仅是要解除白人对黑人种族歧视所导致的经济贫困和政治压迫,更重要的是宣扬平等、博爱的圣经信条和基督精神(大意如此)。这就是实现其“梦想”的理由:“昔日奴隶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有朝一日,那里的黑人男孩和女孩将能与白人男孩和女孩情同骨肉,携手并进。”,即不同社会地位的美国公民、不同肤色的人种都是上帝的子民。


2)暗示文章应该怎样写——这是语文教学应该回答的问题。


语文教学包括三个层面:文章写了什么——文章是怎样写的——文章为什么要这样写。平常的语文教学止于“文章写了什么”这个层面,很少关注“文章应该怎样写”。解读文章是怎样写的,对作文起着示范作用。


例如:杭州二中陈欢老师讲授《清兵卫与葫芦》,有这样一个教学设计:略去校役卖葫芦与古董商的讲价还价细节,与原文比较。这些细节恰恰反映出校役与古董商的心理较量,耐人回味。这样的教学设计自然会使学生体会校役和古董商的心计,从而理解细节描写在刻画人物上的作用。


 


二、商榷意见


1.教学是文本解读过程,还是印证过程?


例如:重庆兼善中学张春艳老师讲授《赤壁赋》(苏轼)、内蒙古包头一中贾侦老师讲授《念奴娇·赤壁怀古》都先引了余秋雨的《苏东坡突围》中的一段文字:“他从监狱里走来,他带着一个极小的官职,实际上以一个流放罪犯的身份走来,他带着官场和文坛泼给他的浑身脏水走来……他不知道,此时此刻,他完成了一次永载史册的文化突围。黄州,注定要与这位伤痕累累的突围者进行一场继往开来的壮丽对话。”并且,张春艳老师的课围绕苏东坡是否真的“突围”而展开。这样的教学设计有先入为主之嫌。这是在解读文本,还是用文本来印证引述?况且所引语段是描述,而不是论断,余秋雨先生在这里并没有提出学术观点,又何须印证?“黄州,注定要与这位伤痕累累的突围者进行一场继往开来的壮丽对话”,但教学设计却未必如此“注定”。作为封建士大夫,苏东坡深受儒道二学影响,徘徊与出世与入世之间,得志之时儒家思想占上风,失意之时凭道家思想以解脱,这才是“突围”的关键。


2.文本阅读指向哪里?


例如,天津大港区油田实验中学刘铭老师讲授《埃菲尔铁塔沉思》(张抗抗)、开封市第二十五中学赵红颜老师讲授《荆轲刺秦王》都引导学生批注文本(点评),这种传统方式值得借鉴。但具体做法值得商榷:先给出“批注”定义,然后再给出批注示例,进而朗读——赏析批注示例。示例本身就表明了什么是“批注”,还有必要先下定义吗?这样一来教学的逻辑就成了:是什么——做什么;而不是怎么做。再者,教学旨在解读文本,还是解读评注文字?毫厘之差,导致方向偏移。


又如:包头一中贾侦老师讲授《念奴娇·赤壁怀古》,该课整体看讲得很生动,再现了作品豪放风格。但是,练习设计出现了“偏移”:以“豪放”为题写一段话。“豪放”是作品风格,而不是作品主题,这个写作练习与文本何干?


3.教学机智:随机生成与随机取舍。


例如:安徽省青阳县木镇中学曹文斌老师讲授《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讲得很有声色,其中引了茨威格对托尔斯泰的肖像描写,与课文描写相映成趣。不足之处是,上课伊始,学生就给出了“答案”——梁任公先生是一位“有学问、有文采、有热心肠的学者”(文章的作结语句)。结论突然“提前”出来了,课就难讲了。也许教师一时不知所措,只好让学生依次解释:什么是“有学问”、什么是“有文采”、什么是“有热心肠”,这显然是无问之问。其实教师可以顺势而上,一句带起:“何以见得”?学生自然回到文本,举出例证。其实,这句话中所提三点,文中都有相对应的段落,据此也可以总结出文章由分而总的结构。


又如:有的课整体看讲得很顺畅,在课堂时限内基本完成了教学任务,有些次要内容没有讲完,这不足为怪,讲到哪算哪,交代一下就可以了。但是,压堂现象并不少见,有的严重超时,影响了展示效果,引为遗憾。打个比方:你手执一匹好锦缎,上面绣着好图案,一再指给人家看,直把人看得生疲倦,就是不肯动刀剪。原想做一件旗袍,可惜来不及了;那就拦腰一剪,做件短衫吧;做短衫也来不及了,那就舍去衣袖,做个马甲吧——谁说马甲不是衣衫?


还是那句俗话:看花容易绣花难。不妥不当之处请授课教师多多谅解。


为节省时间,我的话也就此“剪断”。